您好! 请 | 欢迎访问58同城挂号专区

帮你快速找医生

互联网医联体新模式成落地捷径

2017-04-20 来源:健康报

微医互联网医院平台架构图


2016年4月23日,微医在京启动“互联网+县域医联体”助力分级诊疗千县行动


微医泰山南天门远程诊疗工作站与乌镇、杭州三方开展远程会诊

  通过互联网医院的软硬件系统,新型互联网医联体可帮助中心医院建成区域互联网医联体,强化医疗机构间的连接能力,实现医药检各项服务能力和专业能力的提升。通过与各地公立医院联合建设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建设方微医已成为全国最大的互联网医联体开放平台。

  “全面启动多种形式的医联体建设试点,组建不同级别、不同类别城乡医疗机构或专科之间优势互补、分工协作的医联体,大力发展面向基层和边远贫困地区的远程医疗协作网。”4月12日,国务院部署推进医联体建设,要求各省在6月30日前完成医联体建设方案。

  传统模式的医联体因连接成本过高,导致实施进展缓慢。但今年以来,随着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国务院常务会专题部署、划定时间表和路线图……伴随新一轮医联体配套政策与互联网技术的多重红利,我国医联体建设正进入爆发期。

互联网成医联体
破解困局新路径

  传统模式的医联体建设往往遇到产权改革困难多、配套和激励机制不健全、参与者动力不足等问题,而国家极力推行的互联网+医疗战略则将以上困难迎刃破解。以互联网医院平台微医提出的医联体模式为例,基于互联网,将传统的医院升级为互联网医院,以互联网医院为平台的医联体可极大地降低连接成本、提高连接效率,成为帮助中心医院构建互联网医联体的最大优势。

  2016年4月,“互联网医联体助力分级诊疗千县行动”在京启动,乌镇互联网医院提出助力1000家市县中心医院建立互联网医院。国家卫生计生委领导在会上表示,乌镇互联网医院模式很好地推动了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是互联医疗创新的代表,对即将实施的互联网县域医联体有很高期待和信心。

  “将互联网医院升级为互联网医联体,这是分级诊疗的最终落地路径。”在2016年10月的中国药店高峰论坛上,微医创始人廖杰远抛出了这样的观点,这是行业首次出现这一论断。事实上,随着微医互联网医院在全国19个省市的落地,微医平台已成为全国最大的开放型医联体平台。

互联网让公立医院
便捷升级为医联体

  近年来,国家不断鼓励各地对医联体的实践探索。医联体是由不同级别、类别医疗机构之间,通过纵向或横向医疗资源整合所形成的医疗机构联合组织。其模式通常包括以产权为核心的紧密型医联体;以技术、学科为主的帮扶类医联体,以及以远程诊疗为纽带的技术型医联体。

  在传统医联体模式的基础上,互联网医联体则是依托于线上线下的结合,以区域内一家知名公立医院为支点,建立起与各级医疗机构基于系统互通的区域联合体,以互联网平台的软硬件设备将区域龙头医院、县乡级医院和基层卫生服务中心、药店通过业务为纽带联系在一起。这是在国务院互联网+战略鼓励下产生的新型医联体模式,较传统医联体模式组织快、易运营,且成效显著。

  目前,浙江、上海、山东、湖南、四川、广州、海南、广西、福建、甘肃、深圳、河南、宁夏、黑龙江等19个省市均在互联网医联体方面有了初步探索。这些互联网医联体均以当地互联网医院为载体,较知名的有乌镇互联网医院、甘肃互联网医院、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宁夏互联网医院等。

  而以上19个省市互联网医院,均由微医与当地公立医院共建。微医通过为公立医院输入硬件、软件、平台、服务和医疗互联网应用,包括远程诊疗系统、远程会诊系统、远程转诊系统、云病历系统、支付结算系统、远程培训系统等六大系统,帮助公立医院建成区域互联网医联体,提升医疗机构间的连接能力,从而强化各项专业服务能力。在搭建互联网医联体的同时,微医还通过医事服务中心、药事服务中心、运营中心等五大服务中心,系统提升医联体“医药检”等能力,帮助医联体更好地运行。

  这种普遍以三级医院为牵头单位,吸纳二级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参加的互联网医联体模式,从内在机制上推动了优质医疗资源向基层的延伸。

  以微医与甘肃省二院共建的甘肃省互联网医院为例,通过互联网,实现了甘肃区域内省、市、县、乡,甚至村等五级医疗机构的连接。从2016年4月16日开业至今,甘肃省互联网医院1年内连接了200多个乡镇卫生院,已与武威市肿瘤医院、酒钢医院在内的7家市级医院实现HIS系统直连,实现了远程诊疗、电子病历检查检验报告影像资料共享、在线医嘱、电子处方、远程医疗教学、远程协作等医疗服务。在甘肃互联网医院联合体内,每月的远程会诊案例达300多例,超过传统三甲医院1年的远程会诊量。

  “传统医联体插上互联网的翅膀将升级为互联网医联体,其服务能力将产生几何倍数的提升。”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宁夏互联网医院院长杨银学认为,传统医院连接互联网平台寻求新发展已刻不容缓。在微医互联网医院平台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牵头的区域医联体,正建设成为西北地区最大的互联网医联体平台。

医联体的核心
在于信息流和医生流

  建设医联体的目的,主要是实现信息流、医生流和患者流三方自由流动,以促进分级诊疗的有效落地。在这当中,作为医疗的主体,信息流和医生流自然成为核心。而在传统医联体模式中,由于受制于时间、地理等因素,在实践中经常遇到大专家、大医生很难下沉到基层的现象。

  4月1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明确要求,推动优质医疗资源共享和下沉基层,通过派遣专家、专科共建、业务指导等提升基层医疗水平。

  而在互联网医联体内,借助终端设备和云系统,大医院专家不用出远门,只需要上网就可触达基层,通过在线教学,快速提升基层的服务能力,让患者在基层就可以看到专家,最终实现小病在社区、大病不出县。

  在四川大凉山,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通过在银厂乡等地设立基层接诊点,并投入远程诊疗设备、健康一体机等,使偏远山区的患者在当地就能看上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专家,当地基层医生的能力也得到了提升,从而获得了百姓的信任。

  数据显示,除了线上19家覆盖全国的互联网医院,微医模式还在线下设立了12000个基层诊疗点,构成了上有大专家、中间有互联网医院、线下有接诊点的医疗服务网络,让大专家和基层医生的协作变得便捷、高效。

  此外,乌镇互联网医院平台还成立了胰腺癌、皮肤病、多学科医学影像等11个由众院士领衔的专病远程会诊中心。这些远程会诊中心以专家团队的形式,服务于疑难重病患者,同时对基层医生进行帮扶教,成为“专科联盟”式的医联体组织,这正顺应了国家卫生计生委提出的专科医联体要求。

  和多数医联体不同的是,微医经过7年累积的2400多家重点医院、28万名专家、7300多组专家团队和11个由众院士领衔的专病会诊中心,这些医疗资源均可在微医互联网医联体内实现互通共享。这解决了不少医联体,尤其是县域医联体面临的优质医疗资源不足的困局。

线上线下运营
实现规模化服务

  相对于传统的远程医疗协作平台,基于互联网的医联体平台——微医乌镇互联网医院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得到了快速发展。截至2017年3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单日接诊量达6.3万人次,其中远程会诊量超过9400单。

  实践证明,互联网医联体在提升县域各学科建设水平,带动县区疾病治疗及管理水平,提升居民健康指标等方面均扮演着重要角色。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缺乏专业管理和运营,很多传统医联体都是空中楼阁,并未发挥出应有效力。

  通过数据统计发现,微医互联网医联体的线上线下运营模式,在运营上已经实现了规模化的发展。通过大数据、云计算、可穿戴设备,1.2万名分诊人员可对线上患者进行实时分诊导诊,完成医患的精准匹配;在线下,微医通过2400多家合作的重点医院、12000多个互联网医疗接诊点等,为在线患者提供就近、对症的医疗服务。微医还设立了医事服务中心和药事服务中心,充分保障用户医疗服务安全。

  为了给百姓提供更加可及、先进的医疗体验,微医还将于3年内在全国100个城市建设实体基层医疗组织——微医全科中心,为家庭、个人、企业提供连续、主动的健康管理。

  据了解,微医不久前在泰山发布“311计划”,将在全国各省市上线的19家互联网医院的基础上,深入整合现有的互联网医院体系,围绕“医联体、医共体和学科联盟”这三种组织形式,深度连接全国1000家省市县中心医院和10万个基层医疗点,向基层赋予医、药、检三大核心能力,将互联网医院平台升级为“2.0版”。

  “医联体是什么概念?就是以一家医院为中心,往上连接上级医院,往下连接下级医院,患者的转诊、会诊、资源共享都在医联体之中。”微医创始人廖杰远在采访中表示,医联体是微医“311计划”的重要立足点,目的就是把医、药、检三项能力落地到线下的医院,提升医院的服务效率和能力,让老百姓真正实现大病不出县,并通过保险在内的支付手段改革,使更多居民享受到主动的健康管理服务。

  (文/洪华兴  图/龙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