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 | 欢迎访问58同城挂号专区

帮你快速找医生

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Oregon Reproductive Medicine(ORM),位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至今已有26年历史,全美大型诊所之一。ORM是全球从事体外受精及胚胎移植医疗技术(试管婴儿)的先驱者和佼佼者,因领先的胎儿活产率而得到广泛认可。

ORM的胚胎学实验室,获得Joint Commission的官方认证,是世界上真正的胚胎学纯净实验室之一。与知名的基因检测机构Reprogenetics共同搭建的基因实验室,采用全球领先的胚胎染色体全面筛查技术(第三代试管技术,CCS)大大提升了胎儿的健康活产率。全北美地区,诊所内部设有遗传基因实验的不到20家,ORM便是其中之一。

在中国,ORM授权越洋医疗有限公司(优生美)为其唯一官方服务处,代表ORM在中国推其卓越的医疗服务。

美国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ORM),秉承“病人第一”的原则,致力于提供知名的辅助生殖和基因健康服务,其专业团队严格遵守职业标准,为所有患者定制考虑周全,经济合理的辅助生殖医疗方案,目前已帮助到全球四十几个国家的患者建立家庭。无论来自波特兰本地,或是美国,甚至全球各地的患者,都能获得来自ORM一致的医疗服务。

越洋医疗作为ORM在华唯一官方服务处,也将秉承公开、透明的报价体系和全程无缝衔接的贴心服务,将为赴美寻求医疗帮助的患者铺设一条安全、可靠、充满希望和关爱的赴美生育之路。

ORM目前拥有多达110人的团队,包含了75位优秀的医护工作人员。

Dr. John S. Hesla

1999年加入ORM,创立了ORM试管婴儿项目和胚胎实验室。

医学博士,职业认证生殖内分泌专家,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共同创立人。

拥有哈佛大学/生物化学学士学位,俄勒冈健康科学大学/医学博士学位。

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以及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获得妇产科、生殖内分泌和不孕不育领域的住院医师资格。

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生殖内分泌学和不孕不育学科的奖学金。

曾担科罗拉多生殖医学中心(CCRM)试管婴儿部联合总监,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住院医师、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体外受精部技术总监兼生殖外科手术主管

他的创新技术为众多夫妇实现了孕育下一代的愿望,在全美得到了广泛认可。 Hesla医生是美国生殖医学协会(ASRM )的会员,也是第三方辅助生育项目(PVED)的主治医生。

Dr. Brandon J. Bankowski

医学博士,公共卫生学硕士,职业认证生殖内分泌专家,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共同创立人。

拥有康奈尔大学/生物力学工程学学士学位,马里兰州乔治城大学/医学博士学位。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硕士

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获得了妇产科学和辅助生殖医学的住院医师资格

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工作了20多年,并在辅助生殖领域实践了7年,帮助了30几个国家的患者成功建立家庭。

Bankowski医生是美国生殖医学协会(ASRM)的会员,美国妇产科医师协会(ACOG)会员,欧洲人类生殖与胚胎协会(ESHRE)会员。

2014获得全美医学界权威奖项之一Castle Connolly的妇产科领域区域最佳医生奖。

Dr. Amanda K. Hurliman

医学博士,职业认证生殖内分泌专家。

在俄勒冈健康科学大学完成医学院学习并获得了妇产科住院医师资格。

在佛蒙特大学获得生殖内分泌及不孕不育专科医师资质。

曾经供职于佛蒙特大学Fletcher Allen医疗中心,佛蒙特州西北医疗中心。

她的研究专注于心血管健康和多囊卵巢综合症,因成就卓越而获得著名的ASRM / SREI国家研究服务机构培训奖。此外她还积极参与到生殖医学学会组织的针对多囊卵巢综合症或不明原因的不孕不育可采取的各类治疗方案的临床研究。

Hurliman医生擅长剖腹产后阴道分娩手术(VBAC),对性传播疾病 (STDs)以及子宫肌瘤的治疗有丰富经验。

Hurliman医生是美国妇产科医师协会(ACOG)会员,也是太平洋海岸生殖协会的会员。

Dr. Elizabeth A. Barbieri

医学博士,职业认证生殖内分泌及不孕不育专家。

拥有耶鲁大学学士学位,康涅狄格大学/医学博士学位。

在美国西北大学 McGaw医学中心获得住院医师资格。

在体外受精领域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曾经担任纽约威尔康奈尔生殖医学中心不孕不育部门研究员,同时也有宫外孕、高危妊娠、妇科肿瘤筛查方面的临床经验。

Barbieri医生专注于多项研究,如不孕不育的基因性病源,植入前遗传学诊断,冻卵。合作发表的大量关于生殖内分泌和不孕不育方面的文章也被录入医学教科书。

是美国妇产科医师协会(ACPG)会员、美国生殖医学协会(ASRM)会员。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更理解患延续下一代的期望。

Dr.Robert K. Matteri

医学博士,职业认证生殖内分泌专家,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奠基人,共同创立人。

1989年创立波特兰生殖医学中心(ORM的前身)

拥有斯坦福大学/生物学士学位,埃默里大学/医学博士学位。

在俄勒冈健康科学大学及南加州大学获得妇产科、生殖内分泌医学医师资格,曾任职南加州大学LAC+USC医学中心研究员,田纳西州立大学生殖内分泌与不孕不育医学中心研究员。

Matteri医生目前已经退居幕后,主要负责研究,专注于卵子细胞提取等实验室相关工作,他致力于以专业素养和服务给准父母提供专业的科学治疗。

中国官方合作伙伴 越洋医疗优生美

越洋医疗是一家专业的健康咨询公司,国内实体在上海注册备案,具有合法的医疗咨询营业执照。创始团队由具有医学、法律、金融商务等教育及工作背景的专业人士组成(毕业于:复旦大学医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北京大学、美国沃顿商学院、香港中文大学等知名高校)

公司致力于与国际知名医疗机构合作,帮助中国客户逾越地域、文化、语言的障碍,获取世界权威的医疗服务。

我们是美国知名医疗机构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Oregon Reproductive Medicine, ORM)在中国的唯一的官方合作伙伴,主要为不孕不育患者及有生育困扰的群体(单身人士及HIV感染者等)提供专业的生育咨询及个性化的诊疗方案建议。我们透明的报价体系和全程无缝衔接的贴心服务将为您创造一条安全、可靠、充满希望和关爱的赴美生育之路。

ORM见证生命的奇迹

  • 我今年34岁。从27岁到29岁这几年中一直自然怀孕,因为我的月经周期是30天,非常规律,量也是正常,也并没有痛经等情况。子宫卵巢B超检查下来也是正常的,老公的精子也是正常的,当时医生也觉得是可以自然怀孕的,所以一直在尝试。

    但是直到29岁也没有怀上,家里人一直很着急要小朋友,当时医生建议我做一个输卵管造影,所以在2012年11月的时候做了一次子宫输卵管造影,过程真的很难受,结果一侧堵了一次通畅。所以随后就做了一次通液,医生说是通液成功的。回去吃了2个月中药,然后又和老公尝试了半年,结果还是没有怀上。

    2013年开始公司比较忙,经常出差,不知道是不是不稳定的原因,经期开始变得不规律,要么间隔30天,要么间隔45天,所以一直在吃中药调整并且也辞职了。那时候因为家里催促的太紧,所以准备专心备孕。2013年10月重新做了一次输卵管造影,结果是两侧都通而不畅,并且右侧的伞端粘连比较严重。医生建议要进行宫腔镜把粘连祛除,但是医生也说因为左侧的输卵管是正常的,综合考虑我的相关检查也是正常范围内的,所以我和老公考虑再三,还是打算自己尝试。

    又尝试了一年到2014年,还是没有成功,这时候开始考虑人工助孕的方式。咨询了医院,医院考虑先让进行几次人工授精。所以在2014年的1月,4月和6月我分别进行了3次人工授精,但是都没有成功。这个时候才开始准备做试管。

    从2014年9月开始,根据医生的指示,我进行了一系列试管前的检查,包括了月经第三天的激素和b超水平的检查,查下来我月经第三天的时候,激素水平都在正常值内,两侧卵巢里面有14颗卵泡,医生说成功率很高,那个时候觉得我的人生又有了希望。但是我老公的精液分析查下来,前向运动精子偏低,但是医生说是不会影响的。于是我满怀希望的开始进行了试管的过程。

    2014年的10月医生监测了我整个卵泡的情况,说我排卵日是每月的第18天。但是也是这个期间,医生发现我有一个小的子宫肌瘤。但是医生说应该先处理掉子宫肌瘤,再进行试管。本来燃起的希望感觉瞬间破灭了,但是为了孩子,还是约了一个宫腔镜。2014年12月进行了宫腔镜手术,摘除了子宫肌瘤,大小是3.0*2.1mm,并且用导丝通了输卵管。手术之后休息了2个月就开始了试管。

    2015年2月是我的第一次试管经历,医生说我的情况算是比较好,所有检查都比较正常,所以给我定了长方案。最后取了13个卵子,10个受精的,7个及格的胚胎,1个移植,其他的养囊,结果移植和养囊都失败了。2015年4月我又进行了第二次试管,一样的方案,取了12个卵,9个受精,6个及格胚胎,全部养囊,2个成功,进行了移植,结果也没有着床。

    那时候很绝望,可能最初想的太乐观,把自己的情况想的太好了。结果连着失败两次。这时候一个美国的朋友介绍给我-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说在美国非常有名。但是因为我的英语太差了,好在他们有中文服务处。但是由于美国试管的价格跟国内比起来,价钱确实是有很大差距,谨慎起见,我特意到ORM上海的服务处拜访沟通了一下,总体沟通还是挺满意的,所以这次会面也加剧了我跟我老公要去美国做试管的决心。

    6月份,hesla来上海,我们跟医生见面了,这次沟通非常愉快,按照ORM的Hesla医生的建议,在2015年6月开始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除了以前查过的以外还包括了一个叫抗苗勒管激素的检查,按照医生的解释,这个是评估卵巢储备功能的,我的查下来是3.9,医生说在我这个年龄阶段还是可以的。月经b超做出来,两侧有14个卵泡。另外也和我解释了一下美国的染色体筛查技术,我和老公经过考虑,也打算是一定要筛查的。

    从2015年 7月8号经期一开始在国内服用降调的避孕药,然后7月27号我就直接去到美国的波特兰。从8月1号开始打针,总共打了11天的针,中间每隔一天我都去医院做了b超和抽血,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很好,很贴心,说实话这跟我在国内的感受真的不一样,或许因为美国的病人少的关系吧。医生在这期间一直监测我的卵泡发育状况,说我对药物的反应很好,卵泡成长也很好。8月9号晚上打的破卵针,11号进行了取卵。整个取卵过程,花了估计20分钟左右,一点都没有痛感,因为取卵前施行了静脉全麻,这一点不的不说跟我前两次的经历实在差太多了,之前的那个痛苦相信做过试管的人都会有体会的。取卵后在恢复室恢复了一个小时就打车回住的地方了。总共取了12个卵。

    之前医生给了我几粒止痛药,取卵过后因为没有什么不好的特殊感觉,所以我也没有吃。取卵后的第三天,我就飞回来了。回国后,得到通知,我12个卵子形成了7个胚胎,其中有4个生长到了第5天。跟我再次确认是不是要做染色体的检查。因为医生之前告诉我,在我这个年龄,有1/3的卵子是异常的,我这样估算下来,乐观情况,可能有1-2个是正常的胚胎,所以还是决定做了染色体的检查。

    8月末的时候,我拿到结果,很幸运的是我有2个健康的胚胎可以移植。那时候我心里就一种感觉,这次一定能成功怀孕。于是又和老公商量了一下,打算紧锣密鼓的去移植。但是医生建议至少休息一个月,所以8月份的经期都在休息,9月15号这个经期就开始了移植的准备。因为是冷冻移植,所以我前期还要在国内服用药物,服用了20粒左右,然后开始打针。针是护士在美国就教过我的,药物也是之前就带回来的。自己给自己打针真的是需要勇气,前几针我还害怕,但是后来就越来越顺手了。

    10月份到了美国又打了十天左右的针,期间医生给我做了几次b超,后来医生说我的内膜是8.7mm,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移植了。在10月27号Hesla医生帮我进行了移植手术。移植很快,没有任何感觉。移植之后强制平躺了2个多小时,然后跟老公一起回到了住处。我很担心是不是随便动一下孩子就掉了或者就会不会就宫外孕了。护士提醒我一定要休息48小时,这2天我是很胆战心惊的,翻身都不敢。7天后去ORM查hcg,孕酮和雌二醇的检查,检查过后护士说一切是正常的,让我专心养胎。

    因为很怕做飞机时间长会有任何闪失,我在美国多住了1个月才回来,期间去过ORM进行过2次血beta-hcg的检查,14天的时候做了检查,雌二醇为484,孕酮大于40,HCG为515.3。中间有一天晚上,我发现阴道有不规则的流血,吓死我了,紧急打电话给护士安排了第二天的检查,还好是虚惊一场。

    回到上海后,按照医生的建议,我把每次hcg的血值都会通过上海的服务处汇报给医生,翻倍情况很好,40天的时候做了b超,可以看到宫腔内的一个孕囊,和原始胎心搏动。B超医生告诉我怀孕很健康。

    为是试管的关系,移植之后我一直在打针,不过现在已经很轻松了,每次的b超结果就是给我最大的安慰,再辛苦也值得。

    现在我一切正常,还有2个礼拜就过了前3个月最危险的时候了,我很庆幸我求子的整个过程,虽然很艰苦,但是结果是好的,希望能移植顺利下去。我很感激Hesla医生和他们国内服务处的员工,在全程给了我很多支持和帮助。很庆幸我遇到了一名这么好的医生,让我一次就成功了。预产期是明年8月,期待小猴子的降生。同时,感恩,给了我孕育后代的机会。

  • 我姓张,来自安徽。今年30岁。

    2010年,2011年有过两次流产,全部是在怀孕2个月的时候流掉的。做过检查,免疫学检查做过的,抗精子抗体通通都没有什么问题,找过知名的妇产科主任看过,也找不到任何流产的原因。我也觉得可能就是运气不好,或者自己没有注意。

    2014年又有一次怀孕,结果hcg翻倍一直不好,3周不到一直使用黄体酮,用了2个月,医生说可以停药了,结果一停药连胎心都检测不到了,就生化了。

    后来一直尝试怀孕,也没有成功。2015年3月从网上看到了美国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大家都习惯称ORM)的医生要来国内做咨询会的介绍,联系了他们在上海的中文服务处报了名。会议,回去也和爸妈商量了一下,他们也觉得既然家里面经济条件还可以,就再次跟他们上海的服务处做了一次视讯沟通,然后就确定了去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做试管的事。

    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过试管经验,所以也不太清楚具体流程,好在有他们国内的服务处-越洋医疗,他们根据ORM的指示,我现在国内进行了周期前的检查,检查下来的结果还可以:内膜5.4mm,左右卵泡加起来14+个卵泡。AMH7.67,FSH10.6,E2 40, P0.8. ,之后越洋医疗帮我预约了HESLA医生的视讯会诊,医生通过我的检查报告,说我的成功率还是很高的。但是因为有过几次流产的经历,让我和老公在国内做了一个染色体核型分析,等了1个月才出结果,也是正常的。还要我做一个输卵管造影,我在网上打听了一下,据说国内做特别痛,而且我的痛阈极低,问了下美国,需要500美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去美国做。

    2015年5月在国内开始吃药,5月15日是我的经期第一天,从5月15到6月2日要服用避孕药,但是因为我要在美国做输卵管造影,所以5月20号我就到了美国。输卵管造影护士已经帮我预约好了,整个过程还是有点胀痛感,但是不痛。因为从来没有在国内做过,所以不知道要怎么比较。做下来结果都是正常的,子宫环境和输卵管都是正常的,没有积水也没有粘连。

    6月8号开始到6月15号是全部促排的时间,这几天要自己打针,护士教的很好,因为以前是学护理的,所以自己打针根本不成问题。15号晚上打的破卵,17号进行的取卵。最后取出来了13个卵泡,12个受精成功了,最后到第六天,有7个胚胎可以进行染色体筛查。

    取卵后1周我就回安徽了。2周后,ORM上海服务处的员工通知我,有4个健康胚胎。因为我和老公想要龙凤胎,很高兴4个胚胎里面有男有女。

    2015年8月份,我开始准备移植。和医生沟通过,因为不想进行前期打针,所以我走的是自然周期移植的方案。8月21号是经期的第一天,医生根据我的检查推测下来是经期的第16天移植,所以我8月25号到达美国。在8月26号开始在美国进行了一些列孕酮和内膜的检查。在9月5号进行了移植,移植了2个胚胎。

    因为移植了双胎,老公怕太早回来会影响到胎儿,所以在美国呆了2周,14天的时候测了下血beta-hcg,有600多,医生说是正常的,因为是双胎。回到国内期初还一切正常,医生让40天去做b超检查孕囊,在31天的时候,忽然出现了阴道出血,于是我立即电话上海的越洋医疗,他们帮我立即联系了ORM,于是医生帮我增加了孕酮的剂量,也告诉我,其实试管怀双胎是比较容易有出血的。好在我出血的量一直不大,增加了孕酮之后,颜色由鲜红变成了褐色。40天的时候做b超,结果还是很开心的,b超看到了2个孕囊,2个都有明显胎心搏动。血值也有快10万。医生看到我这个情况,也没有着急降孕酮的剂量。等到了12周的时候,医生和我说,这个时候胎盘会分泌孕酮来支持我的宝宝,所以把孕酮的量慢慢停掉了。我也就从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算是顺利毕业了。

    现在已经过了3个月了,我的肚子感觉好像是比其他妈妈大一点,可能真的是怀了双胞胎的缘故,我现在基本上每天除了基本的日常生活,就是躺在床上休息。妇产科医生提醒我要注意饮食,规律健康饮食,因为是双胎,一定不可剧烈运动。

    看着肚子一天天的变大,我也越来越期待他们的降临。妈妈在迎接他们的道路上虽然吃了点苦头,但是看着他们的长大,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感谢ORM,感谢hesla医生,感谢越洋医疗。

  • 大学毕业就进入外企,一直从事着高强度的工作,仗着自己年轻,也从未对自己的健康上心,因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经历这么一场磨难。

    2010年,刚满26岁,过完年我发现后连续几个月都经期不准,时不时会有出血症状,但由于量不大,因此当时自己也没有在意,以为是作息不准时导致内分泌失调。直到6月份才抽空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是“月经失调”,于是就开了些妈富隆,给我调经期,9月份症状仍旧没有好转,因此又做了B超检查,发现宫颈异常回声,其余未见异常。

    2011年4月突然来月经,量异常的大,我自己也明显感觉不正常,因此去了医院做了止血处理。

    2011年9月初的时候去医院复查,发现宫颈突出坏死组织,病理报告显示:子宫内膜样腺癌。后续经过一系列的检查,确诊,最终我不得不面临一个残酷的现实:医院决定行广泛全子宫切除术。手术成功了,但是我的人生被注定是失败的,我深知自己永远永远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宝宝了。

    2012年整整一年,我在家休养了一年,不得不说老天给你关了一道门,肯定也会给你开一扇窗,这期间我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他包容我的一切,义无反顾的接受了一个不完整的我。婚后两年,我们过得非常幸福,几乎忘却了身上的伤疤。但是随着身边亲朋好友的宝宝一一降生,加上自己也踏入而立之年,想要一个宝宝的想法,还是会时不时地从脑海中闪过,但我们都会心照不宣地去尽量回避这个话题。

    直到有次跟客户闲谈,得知对方在美国代孕了一个孩子,我当时就仿佛看到了希望。回去后迫不及待的跟老公说了这事,自那刻起,一有空我们就在网上搜罗有关美国代孕的信息,也跟住在美国的朋友打听这方面的情况。我们还趁着假期去美国实地考察,细数下来,从东部到西部,我已经跑了整整五个生殖医院,经过层层筛选,最终我们锁定了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的ORM(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

    2015年6月,我们去到了ORM上海服务处(越洋医疗)的公司,跟对方做一下午的沟通,他们把ORM的试管流程及美国代孕的相关程序做了很详细的介绍,对我们的一些疑问也做出了非常专业的解答,让我们豁然开朗。由于之前手术摘除子宫,因此没有月经,没法做一些经期的检查,ORM得知我的情况后,医生要求我连续两周,每周做一次激素及阴超(查看卵泡情况),之后医生根据我的两次报告推断了我下次的月经时间,于是我在指定的日期,又一次做了激素检查及阴超,报告显示我的左右卵巢,窦卵泡数量均超过十个,这让我很欣慰。

    2016年8月,按照事先预约好的时间,我们跟ORM的Hesla医生第一次通过skype见面了,对方是位头发花白的长者,说话很温文尔雅,人也非常礼貌没有一点专家架子,让我们颇有好感。我们谈了一个小时左右,Hesla医生根据我的报告详细分析了试管方案及成功率,也很耐心的解答了我们不少疑惑,整个会面非常愉快,我感觉离成功又进一步了。

    八月底,按照推断的经期第三天,我开始服用妈富隆做降调,9月15日顺利抵达波特兰,9月16日我们在诊所做了相关的检查,9月17日我先生完成了取精,9月18日我正式开始打促排针,期间每隔一天我都要去诊所做B超观察卵泡发育状况,hesla医生也会根据情况给我不断调整药量,9月28日做检查,医生告知可以安排取卵了,因此之后就打了破卵针,9月30日我取了19颗卵子,最终在第六天形成了8个胚胎,两周后CCS(全面染色体筛查)结果也出来了,竟然有四个健康的胚胎,三男一女,这个结果让我们全家兴奋不已。

    眼下我们已经通过越洋医疗在跟美国的代孕机构接洽了,接下来就等匹配一个满意的代孕妈妈来帮助我圆梦了,希望接下来一切顺顺利利。